浙江24小时

首页 > 正文

陈元:要加强人民币的国际地位 加强汇率的弹性和韧性

www.kunenaspanish.com2019-08-17
?

新浪财经讯8月10日消息,由中国金融四十论坛(CF40)主办的“第三届中国金融四十人伊春论坛”今天在宜春举行,本次论坛聚焦“金融开放与金融技术”。 CF40常务理事会主席陈元出席并致辞。

陈元说,要加强人民币的国际地位,增强汇率的灵活性和适应性。有必要对汇率问题作出长期反应;减少对美元的依赖,增加人民币在商品中的使用,开辟人民币流通渠道。

以下是演讲记录:

北京时间8月6日,美国财政部发表声明称中国为“汇率操纵国”,表明中美局势发生了新的变化。去年,当我讨论中美贸易战时,我指出“贸易战”需要时间才能变成“金融战争”。目前的美国行为是最终压力的体现。美国打算通过制造高压,在经贸谈判中做出中国最大的让步。当然,我们也应该以冷静的态度看待美国政府的单边主义。

汇率问题,全身都在一起移动

汇率问题是金融市场的核心问题之一。汇率政策对人民币流通,通货膨胀甚至经济增长都有一定的影响。因此,对货币市场而言,汇率问题是一个更为根本和重要的问题。可以说,汇率政策直接影响着中国与全球货币体系的关系,特别是中美货币体系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之间的关系。因此,汇率是一种可衡量的,有形的货币价格关系,与国家,企业乃至个人密切相关。这是一个可量化的关键指标。

汇率的特殊地位使其始终处于全球贸易链和金融链的顶端。因此,美国已将中国确定为“汇率操纵国”。事实上,它希望通过实施霸权主义来骚扰中国的金融市场并破坏中国的经济秩序。在中美贸易谈判的游戏过程中,它可以起到“制造混乱,打击对手”的作用。美国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是美国将“贸易战”升级为“金融战争”的重要举措。它可以被视为舞台的新标志。虽然“金融战争”的推出可能是美国的布局,但具体行动的引入显然具有象征意义。

目前一个重要问题是美国在提高汇率问题后会采取哪些方法和手段?如果汇率问题继续存在,其影响范围和影响深度有多大?我认为,如果美国想扩大和深化汇率问题,还有很多制约因素,那么也会产生很多问题,这不仅会影响中国,还会影响美国。汇率问题在中国金融和经济市场的实施具有很高的成本和成本。可以看出,这种汇率的关键指标实际上会影响整个金融体系与国家之间的经济关系。两国之间的所有贸易关系和经济关系都将受到影响。例如,在日本《广场协议》,日元被迫升值,影响了整个日本经济的重新布局。房地产市场投入了大量资金,并创造了一个影响日本经济的泡沫。与此同时,一些工业资本正在寻找新的海外投资空间,这促进了日本的海外投资和国际化,这使日本的经济发展达到了一个新的水平。

这表明汇率问题的后果是多方面的。从日本的经验来看,负面影响包括房地产泡沫和金融泡沫,但正面影响是迫使日本企业在海外市场寻找新的投资立足点。因此,汇率问题的发展前景充满了不确定性。中国借鉴其他国家的历史经验,认真考虑如何适当应对汇率问题,是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

“金融战争”更具全球性和长期性,应该在此之前避免发生。

美国已将中国视为“汇率操纵国”,并且是“贸易战”升级的重要标志。它更具全球性和长期性。从货币角度来看,两种货币之间的比率将进一步放大人民币和美元的缺点,并挑战人民币的国际地位。因此,汇率问题只是“货币战争”的开始,我们必须对此有一个清醒的认识。与美元相比,人民币的缺点仍然十分明显。目前,人民币仍然是国内经济主导的货币,人民币国际化仍处于起步阶段。尽管人民币在加入特别提款权方面取得了重要成果,但全球投资和结算所用人民币的比例仍然相对较小。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应该尽量避免与美元的积极冲突。就人民币目前的能力而言,与美元的积极对抗将不利于当前的立场。

尽管中国在国内货币和金融市场取得了巨大成就,但在国际市场上,美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长期统治世界,美元自然成为具有“霸权地位”的货币。我们不应该利用我们的长期优势来对抗我们的相对缺点。有必要避免大规模开展“金融战”,特别关注汇率问题对中国的负面影响。在意图方面,美国只是要求人民币汇率升值来抑制中国的出口。在人民币“打破人民币”对美元之后,它确实改善了国内企业短期出口的环境,但这显然不符合美国的利益。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可能会采取其他投资和金融银行间关系的进一步措施。面对这些潜在的问题,我们必须高度警惕并做好充分准备。

通过压制中国的金融市场和通过汇率来遏制中国经济,美国当然希望获得更多的利益。在很大程度上,美国希望脱离中美关系。但是,在汇率市场和货币市场上,中美之间的脱钩并不容易。中国目前拥有庞大的美元外汇储备和超过一万亿美元的债券。从地缘政治的角度来看,美国一直非常警惕,因为中国持有的美国债券将导致美国金融市场受到中国的一定限制。因此,在金融市场上,美国并非没有战略弱点。但是,我们掌握的事实只对美国产生了部分影响,并不构成阻止美国摆脱整体局面的战略高度,但它仍然可以起到一定的作用。因此,两国金融市场的脱钩或外汇市场的脱钩是一件困难的事情。由于美国要在这方面压制中国,中国必须做好充分的准备,以免美国迅速而充分地实现其思想。

用汇率开启“金融战争”,比过去的“贸易战”更加深入,广泛,影响力更大。其中,中国和美国的利益交织在一起,单方面想要彻底解耦和避免负面影响是非常困难的。中国必须做好两国金融部门的工作,继续为中国的发展做好准备,争取好的结果。如果没有充分的准备,一旦超出我们的期望,问题的发展将造成更多的损害。我们必须尽力防止“金融战争”扩大,给我国造成更大的伤害。

外汇在经济中的战略定位需要调整

改革开放40年来,外汇储备一直是全国人民通过进出口贸易积累的巨额财富。他们是整个社会的财富。外汇储备也直接影响人民币的发行和价格。稳定并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目前,这一战略地位受到了极大的挑战,外汇市场已成为美国“贸易战”乃至“金融战争”的目标。过去,中国和美国在货币市场上进行了广泛而深入的合作与整合。虽然汇率操纵问题也得到了提升,但美国从来没有真正完全对汇率市场施加全面压力。从相对稳定的合作时期到现在的压制时期,中国庞大的外汇储备在美国人眼中的地位已经明显改变。汇率问题可能成为两国地缘政治和国家关系中的重要问题。市场可能成为对中国施加进一步压力的工具。此时,我们必须考虑外汇从国家财富到金融战场的战略定位,成为“金融战争”的焦点。

长期以来,外汇一直是中国极为重要的资产。经过40多年的改革开放,没有巨额盈余和外汇储备,中国很难实现当今的经济发展成就。没有外汇支持,以中国经济发展为代表的大量初级产品资源和高端芯片产品的进口贸易无法实现。可以说,它是大量外汇储备的积累。中国长期以来利用国际贸易和国际金融市场的有利环境,在低通胀和经济好的同时保持中国经济平稳较快发展。施工结果。如果我们把外汇作为经济发展的重要基石,那么美国现在想要动摇和挖掘这个基石。我们必须清楚地了解外汇市场的重新定位。外汇虽然是中国居民社会最重要的核心资产,但美国可能会利用各种手段在外汇市场上压制和遏制中国经济,以达到“削弱对手,巩固霸权地位”的目标。 ”。问题首当其冲。

从长远来看,中国的大量外汇储备以美元计价,并在相当程度上。外汇市场在技术层面掌握在美国手中。这种情况将对中国产生非常不利的影响。要解决外汇的战略地位,从根本上加强对本币的开发和建设。自70年前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人民币在国内已经稳定运行了很长时间,并将继续运作。未来,人民币的国际影响力和国际地位将需要大大加强。我们必须把外汇储备的战略定位从原来的“高度可靠的核心财富”转变为“金融战甚至新战场的新焦点”。如何从“金融战争”的影响中保护和有效配置中国的外汇储备资源已成为最重要的问题。与此同时,我们也必须重新思考外汇在国民经济中的地位。我们不应该只是从一个好的角度考虑它,而是要考虑可能的坏的方面,即美国可能通过在汇率市场上大做文章来削弱中国。长期积累金融财富。中国目前储备了大量的美元财富。如果未来有风险事件,如何避免外汇风险,需要中国密切关注并采取一系列有效措施。

在短期内,我们应该尽量避免汇率冲突对中国经贸的损害

件来改善我们的状况。

其次,必须对“汇率操纵指控”作出长期回应。过去,美国只是偶然地指责中国“汇率操纵”,但“达摩克利斯之剑”实际上长期以来一直笼罩着中国。例如,美国总是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的观察者,当它需要时,它将成为一把剑。对于这个问题,我们不能一次又一次地将其视为短期事件。虽然历史经验表明,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是美国在特定时期内的特殊行为,但经过一段时间后,它将进行调整和变更。但随着中美贸易摩擦升级,这一事件将成为中长期问题。我们应该尽力将这种“汇率操纵”指责转变为短期问题。但是,我们也必须为完美做好准备。一旦美国向中国施加压力作为中长期问题,中国必须采取明确的措施来打击中国。

第三,我们必须提高人民币的国际定价能力。 2016年10月,人民币正式加入SDR。然而,与特别提款权中的其他货币相比,人民币没有足够的国际化水平,人民币的国际定价能力将继续增加并继续增加。我们必须继续加强人民币的渗透和扩张,这需要各方共同努力。采取更多创新手段,勇于诱惑,敢于拓展新的发展空间,不断提升人民币的国际声音。

全面推进人民币国际化,减少对美元的依赖

为了应对美国“金融战争”的镇压和遏制,我们应该从根本上减少经济发展对美元的依赖。目前,中国经济发展面临的一个重大问题是过度依赖美元。在改革开放初期,中国过分依赖出口经济,这个问题逐渐得到改善。但是,外汇储备的长期积累和中美经贸合作的广泛发展使中国的经济发展过于依赖美元。这已成为美国利用汇率市场打击中国经济的一个障碍。从长远发展的角度来看,我们必须逐步减少对美元的依赖。

减少经济发展对美元的依赖,首先,扩大其他储备货币的使用,但这一战略的适用范围非常有限。这是因为在世界范围内,无论是贸易结算还是储备投资,其他货币的使用远不如美元。虽然有一定的操作空间,但效果肯定是有限的。

最根本的措施是,我们必须逐步增加人民币国际化,增加人民币在商品市场的使用。这是因为,在国际市场上,大宗商品的重要战略资源与资本市场的发展高度相关。大宗商品的定价主要基于“期货价格+溢价和折扣”的方法,而期货市场则是资本市场。零件。要实现人民币国际化,不能简单地理解为人民币资金在海外机构和中资机构的分支机构中的分配和存款,更重要的是,在国际商品市场上开放人民币资金,如石油和天然气。铁矿石和一些大宗农产品等在这些市场中使用更多的人民币结算。毕竟,许多资源丰富的国家本币的国际化程度较低,因此抓住机遇,更大程度地促进人民币国际化,可以大大改善中国的国际环境和商品市场的国际地位,从而使人民币对美元的依赖程度已大大降低。因此,提升人民币在商品结算和国际贸易中的作用和地位具有战略意义。

此外,中国还应该购买美国国债作为财富的主要载体,并尽快考虑一些可行的新解决方案,这样我们就不会在这个领域过分依赖美元,当然,这个行动将会更难。由于人民币作为储备货币有一定距离,我们应该朝这个方向努力,研究和考虑,并采取一些可能的计划作为计划。

件。

本文是作者在2019年8月10日由中国金融四十论坛秘书处组织的第三届“中国金融四十人伊春论坛”的主题演讲,未经作者评审。

主编:贾振飞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