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24小时

首页 > 正文

生活垃圾分类越细 可回收垃圾越值钱

www.kunenaspanish.com2019-09-06
?

生活垃圾分类越精细,废物回收越有价值

例》经修订后,修订草案预计将于10月份提交市人大常委会审议。

例”的法律背后,有一名70岁的男子一生中有“垃圾”。他的名字叫王卫平。他曾是北京市市政委员会的副总工程师,也是北京市最早从事垃圾分类的人。

1986年,王卫平放弃了自己的医生生涯,转到北京环境卫生研究所学习垃圾。六年后,43岁的王卫平赴日本学习,自费研究环境化学和环境工程。白天,他每天上学8小时,工作8小时,每天只睡4个小时。

1995年回国后,王卫平进入北京环境卫生局,负责管理北京的垃圾场,包括选址,建设,管理和检查。他经常穿旧衣服和拾荒者在周末捡垃圾,并与十几个拾荒者的“助手”成为朋友。他刚刚探讨了垃圾处理的经验,并写了《关于北京市生活垃圾问题对策的调研报告》《关于北京市生活垃圾资源回收利用和相关产业问题的调研报告》。

件,垃圾特征和后端处理方法不同,在国家层面引入统一的分类方法是不合适的。此外,未来还需要进一步细分家庭垃圾的分类。 “分布越精细,后处理越方便,废物就越有价值。”

浅谈生活垃圾的分类

遵循简单和复杂的原则,你不能快速获利。

件是什么?

王卫平:前端的垃圾分类方法主要由后端的处理方法决定。要做好生活垃圾的分类,必须有分别处理各类垃圾的设施和分别回收的工业系统。其次,居民对生活垃圾分类的认知率需要达到85%以上。政府,企业,公众和社会组织也必须形成协同作用。

新京报:您如何评价北京和上海的两种分类模型?是否应在国家一级制定统一的分类标准?

件,垃圾特征和后端处理方法不尽相同,很难直接比较。北京的生活垃圾处理方法取决于城市的垃圾后端处理方法和处理利用系统,以及当地垃圾的理化性质。上海也一样。

各地生活垃圾的管理不能“一刀切”,规定国内废物统一的国家分类是不合适的。

但是,目前的垃圾分类标准还需要进一步明确。通过列表难以覆盖数以千计的垃圾成分,不利于居民的记忆。更重要的是,后端必须有独立的处理方式。

新京报:目前,各地有四种生活垃圾。是否有必要进一步完善分类?

王卫平:要精炼,分布越精细,后处理越方便,浪费就越有价值。但是,具体细化程度取决于后端处理的程度,只有处理设施和手段达到了相应的标准,并且可以细分。

此外,生活垃圾的分类应遵循简单,循序渐进的原则,不能急于求成。每个类别都应清楚标明,便于居民理解和操作。

谈垃圾控制法规

改进法规生活垃圾分类有遵守法律

新京报:北京早就开始引入生活垃圾分类。为什么多年来实际结果并不明显?

件尚不可用的情况下,先前的分类,随后的混合混合和混合处理没有效果。

件相对成熟。

不恰当的法律是另一个原因。 1995年4月1日,实施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之前没有关于垃圾的法律,但法律没有涉及垃圾分类。这个《固废法》在2005年,2013年和2016年进行了修订,但修订后未提及废物分类。

2017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固废法》执法检查,该法再次进行了广泛修订。今年6月,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了修订草案,明确要求建立生活垃圾的分配,收集,运输和处置系统。

例》也将首次提交北京市人大常委会。法律法规将进一步完善。

件已经到位,垃圾分类开始有法律要遵循。

谈农村垃圾处理

探索农村地区的小型设施

新京报:你什么时候开始关注农村垃圾?

王卫平:自2006年以来,我一直关注农村垃圾处理问题。北京行政区域面积平方公里,其中建成区面积约2700平方公里。目前的垃圾管理统计数据仅为2000多平方公里的建成区。剩下的农村局势刚刚开始涉及管理。

新京报:农村和城市垃圾管理有什么区别?

王卫平:农村面积大,人口少,生活分散,人员结构比较简单,如何分类,运输和处理垃圾一直是个问题。大型垃圾焚烧处理方法不到600吨/天。垃圾焚烧不能发电。垃圾填埋场每天应达到1200-2200吨垃圾,使用寿命超过20年,每吨处理成本最低。但是,农村地区的垃圾产量不多。到其他地区的运输需要昂贵的运输和加工。

新京报:如何解决农村垃圾处理问题?

王卫平:我认为有必要探索适合农村的小规模垃圾处理设施,并当场解决。他们必须拥有本地管理方法并探索运营经验。当然,他们应该明确界定统一的责任部门,统一会计。

谈中国的垃圾问题

超过1/3的城市面临“垃圾围城”

新京报:中国的垃圾问题有多严重?

王卫平:随着国家人口,城市化率和居民消费水平的提高,垃圾问题越来越突出。根据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先前披露的信息,全国三分之一以上的城市被垃圾包围。

新京报:垃圾围城会带来什么问题?

王卫平:带来的主要问题是污染问题。垃圾污染土地,水和空气,影响人类健康,导致呼吸道疾病,痢疾和癌症等疾病的发病率增加。

其次是浪费资源。填埋场使用的土地在填满后将变成垃圾山,完全失去使用价值。垃圾中混入了大量的可回收资源,如玻璃和金属。如果直接埋没而没有分类,资源就会被浪费掉。

越来越多的垃圾仍然需要投入更多的垃圾车,增加加工厂,并增加社会的经济负担。

新京报:如何解决垃圾围攻问题?

王卫平:最佳对策是减少生产,流通和消费过程中产生的废物量。 1989年,东京产生的垃圾量达到顶峰。由于实施了减少废物行动计划,到2018年,东京产生的垃圾量比1989年减少了56%。

还有资源和无害措施。回收是为了重复使用有价值的垃圾;在垃圾收集,储存和处置的整个过程中,无害化减少或避免对环境和人类健康的不利影响。

新京报记者黄哲成

主编:张国帅

——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